追书啦

字:
关灯 护眼
追书啦 > 薄幸(1v2) > 27.xue痒

27.xue痒

27.xueyang

        宋暄和感到好笑,什么在不在乎的,她除了自己和妈妈,谁都不在乎。她装模作样,虚抹眼角,“他是你大哥,我男朋友,你这么问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聿无法反驳,心有不甘,默默握拳,再松开。他确实没立场质问她,更没立场质问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靠着椅背,沉yin片刻,“你说真心喜欢我,是不是在骗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暄和明白他不需要真诚的回答,他需要她哄他。周承也这样,会使手段bi1她倾吐爱意,哪怕明知是个谎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劣genxing,越得不到,越想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他所愿,她放ruan语气,“谁骗你了?我话都没说完,我选你,我的心被他伤透了。能选他吗?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着,握住他手,一gengen掰他手指tou,细长的杏仁状指甲去挠他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承得到满意的答案,心里tou松快许多。这段时间,他思来想去,发现鱼和熊掌不是不能兼得。宋暄和看上他的gen本原因是周承联姻,事由此起,也能由此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难免对兄长怀有深深歉意。但是,宋暄和已经明确地向他示好,证明她的心gen本不在大哥shen上。站在大哥的角度,无论是出于利益考量,还是降低情感伤害的考虑,跟宋暄和分手,选择联姻,才是最优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,他活该,哪怕是遭她蒙骗,都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聿几乎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挽住他手臂的女人蠢蠢yu动,香ruan的shen子贴住他胳膊,水灵灵的眼睛凝视他。他恍然,闻到阵阵花香,心中防线彻底破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指去够她的脸,一点点挑起她下巴。她和他对视,从他眸中找到情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视着,眼神缠绵得能拉丝,却没人逾越界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聿的目光聚焦在她粉nen的chunban上,他渴极了,hou咙发紧,宋暄和懂他,她灵活地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条件反she1地用手掌护住她的touding,直到tui上多了份温度和重量,他才放下手,转而放在她腰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主驾驶座的空间没有宽敞到能随意容纳两人的地步。宋暄和唯有跟他紧密贴合,因此,她清晰地感受到,苏醒的阳物硌着她tui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聿跟她如此亲密地接chu2,浑shen血ye直倒liu。他生怕lou怯,靠那点男xing自尊支撑,不容反抗地飞快搂住她,用力吻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莽撞,冲动,毫无技巧。他唯一会的,是凭本能,用chun贴她的chun,用she2toutian她的chun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暄和耐心引导他,他是个好学生,渐渐学会放慢速度,搅她口中的津ye,勾出银丝。但他似乎耐心不够,不一会儿,突然暴躁起来,牙齿甚至磕了她的下chun,她吃痛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聿想吃掉她的血,她蹙眉,推他,“你要是不听话,不给你吃别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老实,躁动的灵魂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抵不过生理yu望的纠缠,总往她xiong口瞟。跟她亲吻时,费了好大力气,控制住自己不去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暄和哪能不懂,她指指咬破的位置,“止完,再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聿这回无师自通,han住她chun,血腥味淡去后,他满怀期待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知dao的,他的姿态有点低了,明明讨厌过她,又对她言听计从,可他控制不住。也许,他对她的厌恶,是喜欢和dao德感共同cui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思考很快中断,宋暄和说到zuo到,她脱掉背心,黑色法式lei丝内衣包住一对美ru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聿虎视眈眈,宋暄和笑,调侃dao:“都说长嫂如母,嫂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何等聪明,既然摆脱了思想上情感上的束缚,自然是要彻底放开,不能有任何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推高她的xiong衣,趁她口嗨,jing1准地han上其中一只ru房。他的脑海中仍残存着某段记忆,她的双手被反压在shen后,shen后男人的每一次撞击,都会震得两团nennai晃动,白花花的,晃得他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肯错过良机,用力xi。宋暄和没料到他个小chu1男会如此上dao,一时之间,被吃得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聿吞着右ru,手放左ru上抚摸。而后,换边。他很快总结出经验,宋暄和的rutoumin感,他牙齿偶然的碰chu2会引起她的颤抖,他she2tou的tian舐会让她浑shen发ruan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她后背压在方向盘上,一一试探

        宋暄和摸摸他tou发,双ru轮liu落入他口中,感觉并不赖,温温热热的。唯一不好的地方是,他没经验,不敢太用力,生怕伤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发出舒适的叹息。虽然都是被男人rouru吃ru,但不同男人的zuo法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暄和的指尖戳戳他脸颊,“用力点,好ya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聿闻言,she2touding住naitou戏弄一阵,再抬tou认真地问她:“哪yang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垂眸,发现rutou微zhong,看来他饿坏了。她不介意今晚就给他更多甜tou,可她担心周承晚点会找她,他睡前晨起总习惯xing扒她xiong亲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不是跟周承撕破脸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捂住xiong:“小xueya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如给他tian两口xue,他满足了,她爽了,周承也看不出来。

si  m  i  s  h  u  wu.  c  o  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) 睡服娱乐圈(NP,高H) 老公帮我出轨【np】 有间客栈(古言np) 驯化(无期迷途/gl/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