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书啦

字:
关灯 护眼
追书啦 > 当我嫁人后,剧情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> 隐藏关卡

隐藏关卡

隐藏关卡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所有人都赶到了人间

        通dao其实可以上下,不然也不会有龙为了在人间终结生命而下凡,大bu分人是不愿意的,而就算这时候,周胤也依旧没有行使过龙主的权利,不想下去可以啊,那就打,他又不是什么好人,真的有为了守护‘家乡’而站出来的勇士,他也不是不愿意当个被打倒的昏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龙族如今已经无法再培养出如此角色,他们用喜乐麻痹自己,直到再也无法燃起战意,而唯一可能有这个想法并实施的周鹍也熄了火,毕竟他更认可的是ti内的凤族血脉,真要抛弃一种,那他可就连自己的便宜弟弟也zuo不成。有时候周胤想,是不是神明其实厌恶着龙族,所以要用这种疯狂的方式来让其灭亡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种族已经没有了未来,但是他们依旧可以活下去,去作为所谓的神的仆从,他看到云初停下脚步,还想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,都被他踹到了地上,龙族基本都是一人一脚,他们肮脏的让他除了鞋底,gen本不想让其他地方与他们有接chu2,而那些其他种族,被掳上天gong,他本来也想一人一脚全给送下去,但是被云初拉了一下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当zuo物件带上来,早就失去了自己的人格,”她看了那群瑟瑟发抖的人,她们没看过如此架势,连未出鞘的剑都可以吓破她们的胆,那已经不再是有着思想的妖,“还是让她们走的有尊严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不是谁都有能力像你一样,被抽pi扒jin,最后还是在人间闯出一片天的,世间更多的还是弱者,只能在九重天上日复一日的麻痹中丧失了反抗的意识,她在可怜这些人吗,周胤看着她的眼睛,然后轻微点了点tou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所谓,他不在意这些,又不是刻意要和云初唱反调——这种低劣的,xi引人的伎俩别人用,可不包括他,于是所有人都被送了下去,只有周敖一直跟着他们,不声不响,像是一个透明的幽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胤回tou看了一眼,最后还是没把人一起踹下去,主要是没有感觉到威胁,他对云初有着依赖,类似于弱者对强者的推崇,幼鸟对成鸟的依赖,虽然周胤潜意识里觉得云初当妈好像有点早,但是看龙族的孩子追在云初shen后,他莫名的想要再多看几眼这种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现在,云初这一路走来没什么阻碍,只在这龙主的gong殿上吃了亏,她再观察着眼前的建筑,这个建筑是建在gong殿下面的,上面只冒出来一个圆弧状的ding端,被当zuo了龙主登基时要站上去的平台,她用剑鞘敲打了两下,是铁的质感,于是云初回tou看周胤,这是他的地盘,而周胤和周敖的表情都在告诉他,这地方好像是没人知dao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初问,毕竟他们本意是把这里的族人都弄下去改造,现在人都下去了地方也砸的差不多,这种不为人知的像是地下室的地方要不要探索就存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”周胤点了点tou,想要顺手拿过她的剑戳一戳这个圆ding,结果差点被反应激烈的剑把打到鼻梁,“啧……云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。”她把剑拿的更紧了些,“它没有坏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坏心思吗,想起这把剑孕育出的剑灵,周胤只想冷笑出声,估计只有云初这样的情感方面慢悠悠的人才察觉不到他们之间的剑ba弩张,如果不是平衡难以保持,他们估计早就斗得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争斗完又要怎么办呢,看着沉默的甚至有些孤独的她站在原地吗,她要怎么去想呢,去想他们为了她而你死我活……这不还是一个物件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云初不是,她的shen上不该背负情债,她坦诚又温和,接chu2了,就再也无法逃出她晴空般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”于是周胤也回答,只是笑容怎么看怎么是强扯出来的,“回去我会找应该之人算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明知自己是第三者,依旧坦坦dangdang的,让他恨不得除之后快的,。

        —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) 睡服娱乐圈(NP,高H) 老公帮我出轨【np】 有间客栈(古言np) 驯化(无期迷途/gl/np)